文体活动

象是她早知道霍利斯死了……象是她知道的比你愿意她知道的还多,那里的菊花还依然迎风盛开

15 1月 , 2020  

2017-11-14 立冬后的秋菊

《唐人街》剧本下部 作者:罗伯特汤纳 201
吉蒂斯准备出汽车。伊芙琳一把抓住他的臂膀。几乎尖叫起来。 伊芙琳:不!
她紧张地把吉蒂

昨天下午,我在东湖冬泳后去女儿家,进入南郡天下北门,看到门里东侧的大片菊花还在竞相绽放,特别鲜艳夺目。已经立冬后有一周了,那里的菊花还依然迎风盛开,使小区环境别有一番韵味。

象是她早知道霍利斯死了……象是她知道的比你愿意她知道的还多,那里的菊花还依然迎风盛开。《唐人街》剧本下部作者:罗伯特汤纳 201
吉蒂斯准备出汽车。伊芙琳一把抓住他的臂膀。几乎尖叫起来。伊芙琳:不!她紧张地把吉蒂斯那已经撕破一半的上衣扯开了。他看看衣服又看看她,看来这对他们俩都成了一服暂时的镇静剂。伊芙琳:她的情绪不太好!吉蒂斯:为了什么?伊芙琳:霍利斯的死,我想瞒着她,在我安排好让她走开之前,我不想让她伤心。吉蒂斯:你的意思是说,她不知道?伊芙琳:……是的。吉蒂斯:看来不象是这样,墨尔雷太太。伊芙琳:那又象是什么哪?吉蒂斯:象是她早知道霍利斯死了……象是她知道的比你愿意她知道的还多。伊芙琳:你疯了。吉蒂斯爆炸了。吉蒂斯:你就把实话跟我说了……我又不是警察。我不管你干了什么事。我不会伤害你的……可是不管怎样我总会知道的。伊芙琳:如果我告诉你,你不会去报警察局吧?吉蒂斯:如果你不告诉我,我会去的。歇了很长时间。伊芙琳把头埋在驾驶盘上。她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。伊芙琳:她是我妹妹。202
伊芙琳现在呼吸很深……但没有哭,而真正歇斯底里地长抽气。吉蒂斯用手臂搂她的肩膀。吉蒂斯:干嘛要这样紧张……是你妹妹就是你妹妹吧……为什么要这样保密?伊芙琳抬起头,望着他,他真地糊涂了。伊芙琳:我不能……吉蒂斯:为了霍利斯?这为了她跟你丈夫有关系?是为了这个?耶稣基督,说呀!是为了什么?伊芙琳点头。吉蒂斯叹了口气。伊芙琳:我决不愿意霍利斯受到损害。我爱他胜过我的家庭。你想象不到他为人多么温柔和正派……他对我的忍让程度你是不会知道的……我只想使他快活。伊芙琳开始轻轻地哭起来。吉蒂斯:……我用了你丈夫的“别克”……。我明天还回来。伊芙琳:你不跟我一起回去?吉蒂斯:……不要担心。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。伊芙琳:……我不是这个意思。长时间的沉默。吉蒂斯望着伊芙琳。他看不见她的脸,她的头发几乎把她的脸全遮住了。吉蒂斯:……呃,这……我累极了,墨尔雷太太。晚安。他走出汽车,把车门砰地关上。伊芙琳驾车而去。203
内景
淋浴室──吉蒂斯的寓所──吉蒂斯浴莲蓬头的水冲向他头顶。吉蒂斯筋疲力尽地一手扶住水喉,水往下倾泻。他关掉水龙头,无力地拿起一条持毛巾……轻轻地扑扑自己的鼻子。204
内景
吉蒂斯的卧室──吉蒂斯穿了一身讲究的丝睡衣,赤足趔趔趄趄地走着。他走到窗前,窗外已露出晨曦。他拉上窗帘,瘫倒在床上,就躺在被子上面,一动也不动。差不多与此同时,响起电话铃。吉蒂斯让它响了一会儿,然后拿起听筒,一声不吭。电话里的声音:吉蒂斯?……吉蒂斯?吉蒂斯:……是的。电话里的声音:爱达•塞兴丝要见你。吉蒂斯:谁?电话里的声音:爱达•塞兴丝,你记得爱达的。吉蒂斯慢慢地用肘部勉强撑起身子。吉蒂斯:……是吗?……记得吗?电话里的声音:你当然记得。吉蒂斯:……好吧,我跟你说,朋友。如果爱达要见我,她可以打电话──到我办公室来。他把电话挂上,仰身倒下。电话铃又响。又响。吉蒂斯咒骂着,拿起听筒。电话里的声音:东肯辛顿街484号12室──爱可公园。她求我打的。她等着你。吉蒂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电话咔嗒一声挂上了。205
外景
东肯辛顿街──爱可公园──清晨吉蒂斯停车。是一幢带小院的小平房。有一条狭窄的走道,屋子里的墙是浅绿色的灰泥墙。206
外景
爱达•塞兴丝的寓所──白天吉蒂斯站在前门。门虚掩着。他敲门。没人应。他把门打开进入。207
内景
起居室晨光透过半拉开的百叶扇。光束中显出尘粒。安静、空荡。吉蒂斯发现在门厅的一端,电话桌底下有什么东西。吉蒂斯向它走去。它的模样很古怪。当他走进时,才看清楚是一个蔫了的莴苣头。靠厨房门口里的油毡地上有几只萝卜和洋葱头。吉蒂斯走进厨房。208
内景
厨房绕过厨房的厨柜,吉蒂斯看见爱达•塞兴丝仰面躺在地板上。周围是从一个破纸袋里散出来的杂货。身旁还有化了的冰激凌。她的眼睛是睁着的,一串串的蚂蚁从地上的冰激凌一直延续到她嘴里。可以认出来,她就是那个冒充伊芙琳•墨尔雷的女人。吉蒂斯在她身旁跪下。小心翼翼地打开她的手提包,把里面的什物掏出来,把它们倒在柜子上察看……一个钱包,里面有几张钞票,一张写着她的名字的驾驶执照……一张电影演员行会会员证。吉蒂斯点点头……转身,小心地把什物一件件放回去。吉蒂斯信手打开壁橱、伙食柜,甚至电冰箱──几乎全都是空的。然后跨过她的尸体,横过门厅走到一扇半掩着的房门前。209
内景
浴室吉蒂斯走进浴室。开灯。埃斯柯巴:找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吗?吉蒂斯?埃斯柯巴同另一个便衣站在浴室通向卧室的门口。吉蒂斯转过身,另一个人从卧室出来,顺门厅走过来。吉蒂斯看着那两个人,不答话。埃斯柯巴
:你到这儿来干什么?吉蒂斯:不是你打来的电话?埃斯柯巴你怎么会认得她?吉蒂斯:我不认得她。埃斯柯巴:……我给你看一些东西。210
内景
厨房埃斯柯巴指着厨房柜子边上的一个号码──MU7279。埃斯柯巴:这不是你的电话号码吗?吉蒂斯:是吗?我忘了。我不常给自己打电话。埃斯柯巴:只是为了妥善起见,我们让洛契在这里给你打的电话。他指着他的一个助手。埃斯柯巴的助手:你的鼻子怎么啦,吉蒂斯?是不是让人用卧室的窗子甩的?吉蒂斯:不……。你老婆太兴奋了,把她的腿夹得太快了。懂吗?朋友。那个助手朝吉蒂斯走去。吉蒂斯已经有所准备。埃斯柯巴插进他们之间。埃斯柯巴:洛契。这些东西怎么样?熟悉吗?拉开的抽屉里是墨尔雷和那个姑娘的照片──在公园里、在船上,以及在埃尔•麦肯陀公寓的阳台上。吉蒂斯:是我拍的,又怎么样?

春桃、夏荷、秋菊、冬梅,一年四季总有鲜花盛开,把我们生活的空间打扮得风光秀丽,景色优美,令我们的心情十分愉快。

尽管花无百日红,但是每个人的每一天都应当有心花怒放,那才是人生大的幸福。

我一直感觉到自己是世界上幸福的男人,虽然我是普普通通的人,可是我却能尽情享受着生活给我带来的无比快乐,完全超出了一般人的感受,怎能不令我绽放心花,惬意无限。

, , , , , , , ,
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